鳳梨.JPG  

這是最最適合懶人做的經典外婆菜,鳳梨削皮切塊加美濃豆豉拌一拌

 就可上桌了,當菜肴或水果皆宜。 

 雖然簡單,但無論營養、色澤、口感、存放時間卻都上上之選。最大好處是鳳梨無論

 酸甜、吃多少,都不會咬舌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因為不需甚麼烹調技術,印象中以前都是我爸在做這道菜。

我爸是日本時代高雄中學與台南師範畢業的,思想較新潮, 相對於美濃農家重口味,

他比較喜歡養生的蔬食,除了鳳梨, 番茄切盤也是我們家最喜歡的蔬菜兼水果的生食。

為什麼要提到日本?因為豆豉拌鳳梨不像封高麗菜,美濃人家家都會封來吃,我在台北

這盤懶人菜請客,我美濃豆豉的堂姐居然說沒吃過 ---但她家常吃

美濃豆酺醬醃鳳梨。

 

以前在老報社上班,製版房很多本土一哥,我一一詢問,也沒人吃過這道菜。

因為美濃在日治時代是模範社區,受日本影響甚深,所以我懷疑這道菜

帶有日本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美濃還有一道讓本土一哥們很訝異的料理:豬肉+鹹魚+九層塔+少許醬油,

剁碎成肉餅煎香,想到都會流口水。尤其拿來作便當菜,豈是池上便當可以比的?

我到宜蘭的客家部落問來自桃竹苗的客人,也沒吃過這道煎肉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到處問,到處問,終於有外鄉人吃過這個九層塔鹹魚肉圓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是台日混血、在我大直家住過一年的台北名廚小林!小林媽媽台灣人,外婆

把她帶五六歲才送去日本,爸爸在日本開居酒屋,小林大學學設計,畢業後

想做餐飲,爸極力反對,只好躲到台灣實現她的名廚夢。小林對我的奇奇怪

 怪的美濃菜很有興趣,有一天我做九層塔鹹魚肉圓, 小林居然邊吃邊說:

"歐伊嘻!歐伊嘻!我在日本一個非常非鄉下的地方吃過這個!!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嗯          

何美濃人煮的菜在台灣本土菜單裡有些特異?我想,過去看似封閉的美濃

不經意地混入了異國風,應該是因素之一了.

為了加強這個觀點,我再爆料一個美濃外婆的內外孫都沒吃過的 零嘴。  

我媽說,他們小時候美濃人要用一袋米翻過山去內門換拉芭(客話的芭樂),看起來

拉芭在古早的美濃是珍貴的水果。吃拉芭沾鹽巴或甘草鹽夠正點了吧?美濃左鄰右舍

都這樣吃法。

從哪個時代開始我未曾考證,只記得小學時,下課休息時間常有一群學生(當然

包括我囉)在美濃國小後牆內墊著腳,向牆外的小販買沾了辣椒醬的芭樂

津津有味的吃起來,那種饞鬼滿足的樣子雖已事隔四五十年,卻仍歷歷在目。

當然囉,不走到美濃以外,會以為全台灣小學都有這樣的零嘴。出社會後才發現:

好像只有美濃小時候的我們才有辣椒醬配拉芭的零嘴呢。 

真的是這樣嗎?

 

出社會經過三十年後,我終於有了在泰國娶小四的朋友,他們招待我們去

 

曼谷玩,小四泰緬邊境的雲南後裔,很熱情的帶我們去曼谷最大的蔬果批發

 

市場參觀,看到芭樂,憶深處突然湧出沾了辣椒醬的拉芭,我靈機一動問小四:

 

你們吃芭樂有沾辣椒醬嗎?

"有啊,很好吃。"小四頗有同感的回答!

 

 

  

創作者介紹

心情遊牧民族

grand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